首页 >  专题 >  正文

热门:善于打仗却不善于做官的折可适

2023-01-24 16:03:44 来源:中华网热点新闻

喜欢的给小编点个赞吧,也可以发表你们的看法哦。

"有什么样的明星,就有什么样的粉丝"这句话对吗?看完这篇文章就懂了!

折可适是大宋名将折克行的儿子,也是守卫边疆的名将。只是,折可适善于打仗,经常出奇制胜,却不善于做官,屡经弹劾,官场沉浮,直到死时也没有做到很大的官。


(相关资料图)

折可适善于打仗,也善于审时度势,理解士兵心理。折可适少年时就勇敢有力气,从小就会骑马射箭,鄜延守将郭逵称赞他:"真将种也。"折可适被举荐,到朝廷考试,补殿侍,跟随将军种谔出塞,遇到敌方将士,对方轻视他年轻,他偏向敌方索战,交战之后,砍下敌方将领的人头,并夺了马匹返回,一战成名。元丰四年宋军五路伐夏,折可适为鄜延副军,收复米脂,自安定堡护送粮草赴前线,和西夏人在三角岭交战,取得首级无数,又在蒲桃山打败西夏伏兵。当时很多士兵长时间得不到粮食,上千人聚集在军营门口吵闹,有人建议杀掉他们,可以向朝廷表功。折可适说:"这是因为饥饿而出逃罢了,不是叛乱。"他单人匹马出去责问他们:"你们这些人怎么至于这样,不为父母妻儿着想而甘心做他乡之鬼吗?"一番说辞之后,那些吵闹的士兵意识到错误,都认错了,流着泪感谢再生之恩。

折可适打仗善于用计谋,往往会出奇制胜。元佑六年,夏人屯兵5000于尾丁硙,折可适率6000人潜入其境,暗中打探,得知他们守卫烽火台士兵的名字,冒充首领来巡视,把烽火台上的士兵引诱出来,一个一个全都杀掉,使敌方的烽火台无法传递信号。折可适带兵快速推进,在尾丁硙大败敌军,回师柽杨河,正午安营,分出骑兵占据西山,对他们说:"他们如果跟在我们后面,就会腹背受敌,必定会失败。"敌军果然跟了过来,折可适率领军队八千人,转战到高岭,从小路奔向洪德,设下伏兵截断敌人的归路。敌军到达的时候,中了折克适军队的埋伏,互相踩踏,死伤无数,跳进悬崖山涧而死的人不计其数,堆积如山。西夏国的梁氏带少数随从不敢交战,从窬山而逃,折可适缴获大量辎重、帷帐、首饰之类的东西。这次战役先奇袭,攻其不备,引蛇出洞,再设伏,打蛇七寸,致使西夏军队损失惨重。战役后,折可适被朝廷提拔为皇城使、成州团练使、到岷州、兰州、镇戎军去任职。

折可适升官了,在官场应该有所作为,可是他不善于做官,或者是上司有意把罪责安在他身上,他有口莫辩,只能接受处罚。渭州主帅章楶会和熙、秦、庆三处军队修筑好水川,命令总管王文振主管此事,折可适为副手。在修筑过程中偏偏出了事,熙州的一千多士兵迷失道路,全部死亡。王文振要甩掉罪责,让折可适承担。章楶把折可适交付司法部门审讯,宰相章淳认为在军中发生的事,应该交给军法处置。哲宗没有准许军法处置,削去折可适十三官阶。章楶为他求情,请求留下来以观后效,暂时任用他为十二将。事情似乎有点蹊跷,章楶举报他,还没有要求用军法处置,又为他求情,其实还是有意庇护他。或许以前士兵死亡的罪责应该由章楶和王文振来担负,可是他们让折可适来承担,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可见人的内幕交易就不得而知了,只是让人觉得奇怪。而折可适的英雄脾气,似乎可以承担罪责,也似乎可以被他们所算计。

为了戴罪立功,折可适又去打仗,善于根据形势自作主张,还和皇帝对话,终于又受到重用。西夏人中的统军嵬名阿埋和监军昧勒都逋都是凶恶狡猾的统帅,元符元年二月,两个人以放牧为名深入大宋领土。朝廷诏令折可适谋取这两个人。折可适打听得知,这两个人以畜牧为名在边境集会,就派遣军队夜间袭击他们,俘获他们族人三千多人,夺取了天都山。皇帝为此专门前往文德殿接受庆贺,把这个地区设为西安府,提升折可适为东上阁门使,洛州防御使、泾原路副使,西安州知州,实授和州防御使,升任明州观察使,为副都总管。大宋统帅钟傅巡视边境,被敌军所阻隔,折可适摸到情报之后,率轻骑大败敌军,让钟傅得以返回。钟傅和诸将商议夺取灵武、环庆的事,折可适也要求出兵。钟傅命令折可适率领一万骑兵前去打仗,折可适靠近灵州川的时候,看到西夏人扶老携幼,半夜逃进州城里。折可适让军队俘获了很多西夏人,问明情况,然而攻打环庆的军队还没有到达,折可适于是退兵折返。对于这次不战而退的军事行动,皇帝下诏,要接见他,问明情况。皇帝用钟傅的谋略来询问他,他回答说:"得到那些地方很容易,守住那些地方却很难。应当先侵吞他们的边境的地盘,慢慢蚕食,等到我们守卫的篱笆坚固了,再去图谋他们的城池也不算晚。"皇帝说:"你说得对。"升他为武安军节度观察留后、步军都虞侯。

在搞建筑的时候折可适坚持己见,被人弹劾,被朝廷夺了权力。在大力修筑萧关的时候,折可适和钟傅的意见不和,赶上踏口覆灭军队数百人的事件,钟傅弹劾他,认为是他的责任,朝廷贬他为郑州观察使,不久又让他任卫州知州、淮康军节度使。转运使请求在平夏、通峡、镇戎、西安四寨修建仓库,放置五百万粮草。折可适认为费用太大,不同意修建。转运使还要借车和牛来搞运输,把十万斛粮食运到熙河,他还是不同意。于是当地的官员们就以不忠来中伤他,朝廷召回他,让他担任佑神观使。虽然第二年朝廷又任用他管理渭州,但他第二年就死了。

在搞工程建筑方面,折可适是为朝廷方面考虑的,而那些转运使和地方官员都是为了借大工程自己贪污方便,如果折可适随从他们沆瀣一气,大肆贪污,他还是可以继续做地方官的,手里权力只会增大不会减小。但他忠心耿耿,为朝廷节省物力和民力,却被认为不忠,遭到弹劾。朝廷为了缓和局势,当然要顾全大部分地方官僚的利益了,只能暂时拿折可适开刀。

官场险恶,从来不容那些忠心耿耿的人。官僚们都要贪污腐化,损公肥私,而折可适这样的人却是为朝廷节省钱财,还不被朝廷理解,被收回权力。那么,折可适第二年的死亡可能和这件事想不开有关。

折可适在西安州七年,政绩颇丰,减轻当地老百姓负担,深得老百姓拥戴,有的家庭甚至画像立生祠纪念他。他对西夏采用步步为赢的政策既稳健又有利于边防的巩固,修筑磨多隘、朱龙、乌鸡、三岔、减井子五塞以控边界。他又开拓扩展西安州,增置定戎寨,扩大平夏城以为中坚力量。在经济上他坚持减轻人民负担的政策,开怀德,安兴,定戎盐池,每年可获得七十万石盐,以盐业的利润支持军事费用,民间不知道他用的徭役和民力,军事设施已经完工。

他是一个战场上的好将,也是一个好官,只是不被官场所容,屡屡被弹劾,屡屡被贬官,说明朝廷已经昏昧,不重用忠臣良将,而是偏听那些官场老贼之言。虽然折可适有一意孤行的一面,但结果往往是好的,朝廷并不喜欢他这样的人才,官场更不喜欢。他在民间有好口碑,也有好政绩,但相对于整个大宋朝廷和官场来说,又有什么用呢?

标签: 这样的人 忠心耿耿 出奇制胜

要闻